1

  恩英接到亨宇從病房裏失蹤的電話,申女士為了尋找亨宇,在醫院裏廣播找人。亨宇在醫院停車場裏與亂扔垃圾的人發生口角,他堅持說應該把垃圾扔到垃圾桶裏。

  恩英在回家的路上遇到浩邱(恩英父),浩邱對她說應該忘記連長什麼樣子都沒有看到就離開的孩子,讓她明年開始不要再去拜祭,恩英聽後流下了眼淚。

  2

  亨宇回到家後連飯都不吃,只埋頭讀報紙。申女士問他是不是一直要這樣,亨宇只是反復說著恩英說要來看自己的話。

  韓院長叫來恩英,說有人拜託自己介紹恩英當兒媳婦。聽到韓院長說出是申會長的兒子亨宇的話,恩英表情僵硬地說自己還沒考慮結婚,說完起身離開。

3

  恩英來找申女士說即使她怎麼努力,自己也絕不會和亨宇結婚。申女士問她是不是因為亨宇是智殘的人,恩英告訴她是因為亨宇是認為可以用錢買到人心的申女士的兒子,而且自己也有一直等著的人。

  亨宇失蹤後申女士四處打聽下落,亨宇離家出走後在道路中間無法走動,恩英發現後把他帶到醫院。申女士向恩英表示謝意,恩英告訴她不要誤會,即使是別的患者,自己也會這樣做。

4

  正宇與恩英相遇,他說出過去的事情,告訴恩英自己當時感到太幸福,擔心那樣的幸福不會再眷顧自己,所以沒有回到恩英的身邊。正宇要送恩英回去,恩英看到名貴轎車後大吃一驚,正宇說自己給大公司的老闆開車。

  恩英來找正宇並說出孩子的事情,她告訴正宇自己似乎可以原諒正宇,謝謝他一直這樣好好地活著。

5

  申女士來到恩英的家,對浩邱表示希望能結親家。全家人聽後吃驚得不知所措,浩邱回答說還沒有從恩英那裏聽到此事,所以無法回答申女士。

  浩邱聽到亨宇是智殘人的事情後來找申女士,告訴她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恩英的面前。申女士跪下來懇請,但浩邱表示絕對不會發生結親家的事情。

6

  浩邱對準備婚禮的珍順說錢不是全部,恩英告訴珍順如果她知道亨宇的情況,也不會贊成這門婚事。珍順隨即問起亨宇,恩英不忍告訴她。

  在申女士的指示下正宇找到浩邱的朋友春植,告訴他騙浩邱的事情。春植勸浩邱開司機餐廳,試圖接近浩邱。

 

  7

  正宇問恩英如果自己不是原來她所認識的薑正宇會怎麼辦,恩英告訴他自己不能離開正宇,所以才決定和他重新開始。

  恩英來找亨宇,愛淑在一旁說亨宇只是稍微有點問題而已,並提出結婚問題。恩英聽後說自己已經有了結婚的物件,正在吃飯的亨宇把碗放下後回到屋。申女士告訴亨宇恩英會和亨宇結婚。

  8

  浩邱召開家庭會議,宣佈要開司機餐廳,家人問他哪來的錢,浩邱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個老朋友會幫自己,用房子抵押就可以解決資金。

  春植來找正宇,正宇把情況報告給申女士,並問她打算怎麼處理徐浩邱的問題,申女士回答說會用幾倍的代價去補償。

  9

  正宇撒謊說去出差,之後和恩英兩個人去旅行。到達目的地後,恩英看到正宇準備的畫室大受感動。

  正宇說出自己已經結婚的事情,讓恩英做自己背後的女人。恩英聽後把畫室裏的東西扔了出來,告訴他從今以後薑正宇在自己的心裏已經死去。

  10

  珍順來找申女士,在那裏看到了亨宇,亨宇反復說珍順是小偷,珍順知道亨宇就是申女士的兒子後大受打擊。

  恩英為住進醫院的浩邱的住院費苦惱,她深思後給申女士打電話。恩英和申女士見面,她告訴申女士自己因為手術費需要錢,申女士讓秘書去解決。

11

  珍順來找申女士,在那裏看到了亨宇,亨宇反復說珍順是小偷,珍順知道亨宇就是申女士的兒子後大受打擊。

  恩英為住進醫院的浩邱的住院費苦惱,她深思後給申女士打電話。恩英和申女士見面,她告訴申女士自己因為手術費需要錢,申女士讓秘書去解決。

  12

  信宇給恩英的臉上潑水,讓她放棄結婚。恩英告訴說自己並不是沒有想法的人,即使信宇再不喜歡自己,但也很快成為家人。

  恩英和申女士家人吃飯的聽到自己的家要被拍賣的話,急忙起身離開。恩英坐著安秘書的車離開的時候發現了正宇的車緩緩駛入。

  13

  珍順給申女士的打電話,說恩英是一個沒福氣遇到有能力的父母的可憐孩子,拜託申女士好好對待恩英,掛完電話後她痛哭起來。娜京把恩英送給正宇的衣服整理出來,正宇看後大聲地讓她扔出去。

  14

  恩英在訂婚禮堂上看到正宇後震驚不已,慌亂得把戒指掉在了地上。恩英從訂婚禮堂消失,禮堂內一片混亂。正宇問恩英是不是真的想嫁給亨宇,恩英回答說自己沒有不能嫁給亨宇的理由。正宇又說亨宇是自己的弟弟,恩英告訴他被正宇欺騙的自己更像弱智。

  15

  正宇遞給恩英一遝錢,讓她用這個錢去找房子和支付浩邱的治療費,恩英告訴他去得到娜京的允許後再拿這個錢。正宇告訴恩英不要讓無辜的人也一起難過,恩英反問他自己做錯了什麼。

  娜京知道了正宇分別送給自己和別人一樣的項鏈的事情,她開始懷疑正宇拿來的衣服。加上知道了正宇準備要賣掉房子的事情後,更加懷疑正宇,讓正宇感到不安

  16

  正宇告訴申女士恩英曾經生過孩子,堅決反對與亨宇結婚。恩英聽到後質問正宇,正宇說是她讓自己變成這個樣子。正宇對娜京道歉,娜京告訴他自己知道了所有事實,正宇說一切都是過去的事情。娜京告訴正宇自己可以理解他的失誤,但是不能原諒正宇在和那個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忘記自己的事情。正宇發誓絕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娜京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捉摸的微笑。

  17

  正宇來找浩邱告訴恩英和亨宇結婚的事情,受到打擊的浩邱暈倒過去。面對憤怒的恩英,正宇告訴她為了阻止結婚,自己能做出比現在更狠的事情。恩英和正宇、娜京一起吃飯,恩英發現娜京戴著和自己收到的一模一樣的項鏈。

  18

  申女士希望正宇夫婦陪同亨宇和恩英一起去度蜜月,娜京表示正巧自己也想去旅遊,但是正宇斬釘截鐵地表示不能去。

  浩邱來找申女士,跪著求她只要取消婚禮,自己什麼事情都會去做。申女士告訴他不是自己強迫了恩英,還告訴他幾天前自己也抱著同樣的心情下跪過。

  19

  恩英和亨宇舉行了婚禮,正宇沒有出現在婚禮上,申女士對正宇的態度感到生氣,娜京告訴她正宇因胃痙攣正在醫院。同一時刻正宇在別的地方傷心難過。

  娜京謊稱有夫妻結伴的聚會,之後來見民載,民載告訴她不想再和娜京重新開始。娜京說如果這是真心的話自己不會再出現在民載的面前,隨即露出傷心的表情說現在自己需要民載。

  20

  恩英和亨宇一起來到浩邱的家,家人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亨宇說不喜歡豆子,從嘴裏吐了出來,浩邱看著起身離開。

  飯後浩邱說要喝酒,他讓亨宇給自己倒酒。亨宇用一隻手倒酒,被屋裏的氣氛感到緊張的亨宇把酒灑了出來。浩邱遞上另一個杯子,大喊著讓亨宇重新倒。

21

  娜京對正宇提議在家裏招待亨宇和恩英,正宇表示同意,娜京給恩英打電話約時間。正宇和宋律師見面,問起申女士怎麼得到全部的財產,宋律師告訴正宇他還沒有能力針對申女士,正宇聽後拜託他幫忙。

 22

  恩英和亨宇與正宇夫婦吃完飯後離開,途中亨宇突然失蹤,大吃一驚的恩英給正宇的家打電話告訴此事。申女士在趕來的路上看到獨自走在路上的亨宇,恩英對申女士謊稱和亨宇在一起。申女士與宋律師見面,告訴他要注意言行,讓宋律師大吃一驚,申女士告訴他不想看到正宇受傷害的樣子。

  23

  恩英為信宇準備早餐,但是信宇把湯和菜全部倒進水池子裏。申女士看到後責備信宇,代替信宇對恩英道歉。

  正宇疑心娜京已經知道了自己全部的秘密,他告訴娜京想要孩子。娜京推開強吻自己的正宇,正宇失落地笑起來。

  24

  恩英和亨宇一起來到百貨店,在那裏偶然看到了正宇,正當恩英忙著躲避正宇的時候,亨宇拿起閃閃發亮的髮卡戴在恩英的頭上,差一點被職員當成小偷。

  恩英對信宇說因為她的原因亨宇差點被人當成了小偷,信宇雖然暗自吃驚,但是仍然強硬地對待恩英,恩英告訴她這一次她猜錯了。

  25

  浩邱來找申女士說希望忘記過去不愉快的事情,拜託她好好照顧恩英,並拿出一個保證書,告訴申女士自己會用一輩子來償還欠下的債。

  寶英帶著洪鎮一起回家,正在為可以見到未來女婿而興奮不已的珍順看到洪鎮後,生氣地趕他出去。寶英告訴她現在還沒有離婚,請求珍順接受洪鎮

  26

  恩英請求申女士同意亨宇外出,並表示自己是亨宇的妻子,想改變亨宇連化妝品都不會使用的事實,申女士聽後生氣地告訴恩英從今以後不要再照顧亨宇。

  申女士把亨宇帶到自己的房間裏一起睡覺,同一時刻,恩英讀著關於發達障礙的書籍。無法入睡的亨宇打碎了花盆,被驚嚇的人們紛紛跑出來,亨宇在眾人面前說老師是妻子,自己是丈夫,還說夫妻要用同一個房間。

  27

  珍順接到了保育院打來的電話,她回想起自己告訴剛剛生下孩子的恩英說孩子已經死去,之後送給一個認識的女人撫養的往事。

  恩英用情景劇開始一點點教亨宇社會生活,她教亨宇買完東西後要付錢,還要收零錢的事情,但是亨宇仍感到困難,恩英告訴他今後使用這個房間裏的東西的時候,練習付錢買下的習慣。

  28

  珍順決定把飛安帶回家,她找到洪鎮,拜託他在眾人面前說飛安是他帶過來的孩子,於是洪鎮謊稱飛安是認識的前輩的兒子。

  恩英和亨宇一起來到超市,超市里有一夥小偷在偷東西的時候被人們發現,於是把偷來的錢包放進了亨宇的包裏,結果亨宇被別人誤會成小偷。

  29

  飛安對別人有嚴重的警惕心,恩英吃完飯後和飛安一起玩吹泡泡,飛安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兩個人度過了愉快的時光。

  正宇問恩英現在是不是知道了申女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恩英的這個婚姻有多可怕。恩英告訴他如果自己的家庭因為正宇而破滅,自己也決不會一個人走。

  30

  娜京目睹了正宇和恩英在一起的一幕,但是她假裝不知情,她想起過去恩英給正宇的手機打過電話的事情,心情變得複雜起來。

  恩英離開家後,傷心的亨宇突然開始發高燒,恩英知道後跑回家,但是申女士不讓她進屋。一直在大門前等著的恩英聽到亨宇的身體好轉的話後才轉身離開。

31

  申女士來找恩英,問她為什麼沒有告訴自己信宇做出的那些事情,請求恩英重新回家。恩英聽後告訴她希望能把自己當成亨宇的妻子,而不是照顧他的監護人。申女士拜託她教亨宇,並表示同意恩英帶亨宇在附近外出。

  正宇和娜京、愛淑一起來找恩英夫婦吃晚餐,正宇告訴恩英如果考慮被欺騙的亨宇,她不應該重新回來。

  32

  恩英問申女士是不是故意沒有去辦理亨宇的殘疾人註冊,申女士反問她是不是恩英的眼裏亨宇只是一個殘疾人或者是需要負責的患者,並告訴她亨宇只是比別人反應慢而已。

  浩邱聽到珍順的通話內容後,開始懷疑飛安的身份,他翻起存摺,發現每個月以黃正邱的名字打到存摺裏的20萬元的錢。

  33

  浩邱告訴珍順把飛安送回去,珍順表示不同意,浩邱向她問起存摺的事情,珍順慌張地說是給認識的人寄養的朋友的孩子,是朋友拜託好好照顧孩子而寄來的錢。

  娜京用恩英的手機給正宇發短信,留下嫂子好像發覺兩個人的事情,一個小時之後見面的話,正宇看到短信後大吃一驚,並急忙趕往約定場所。

  34

  正等待恩英的正宇看到娜京走進來不禁大吃一驚,娜京問他與恩英的關係,正宇回答說是朋友的女人,表示不論娜京看到或聽到什麼,這就是事實,讓她自己去判斷,娜京聽後心情複雜。申女士拿著新買的化妝水剛走到亨宇的方家安,卻看到恩英和亨宇一起刮鬍子的一幕,申女士新奇地望著兩個人。

  35

  正宇對恩英說娜京知道了所有事情,看著吃驚的恩英,正宇告訴她自己已經對娜京說是朋友的女人。浩邱接到保育院打來的電話,開始對飛安的身份產生懷疑。浩邱問珍順為什麼隱瞞事實,珍順說不想阻擋孩子們的未來

  36

  申女士來找韓院長問自己有沒有可能得孫子,韓院長告訴她亨宇在身體上沒有任何問題,申女士聽後表示生不生出來並不是問題,重要的是能不能生下正常的孩子。

  恩英問申女士是不是在期待孫子,申女士表示自己可以解決帶孩子的問題,懇求恩英為自己生下一個孫子,恩英聽後感到為難。

  37

  信宇告訴申女士自己對公司和正宇的位置都沒有興趣,但是自己和亨宇是申女士的親骨肉,讓申女士不要強制他們。珍順和浩邱帶著飛安來到醫院,在醫院裏聽到飛安曾經遭到父母暴力的事情。

  38

  浩邱在全家人面前表示希望能領養飛安,並提議上洪振的戶口,珍順、洪振、寶英聽後大吃一驚,並急忙反對浩邱。

  正宇在電話裏告訴恩英她絕對不能要孩子,恩英回答說這與正宇無關,正宇告訴她如果他們的孩子活著的話,該叫亨宇為叔叔。

  39

  申女士把自己嫁過來的時候婆婆送的戒指送給恩英,恩英表示自己上面還有娜京,不應該接受這個禮物,但申女士斷然表示自己的婆婆只有亨宇一個孫子。正宇拜託洪振做自己的隨行,之後告訴恩英自己沒有必要對她解釋。

  40

  恩英大聲地問珍順怎麼能這樣對待自己,珍順告訴她自己女兒的幸福比恩英的孩子更重要。正要離開申女士家的正宇遇到恩英,見恩英突然暈倒過去,正宇急忙把她送去醫院。

41

  珍順告訴恩英自己把飛安送回了原來的家,浩邱追問珍順,珍順告訴他雖然沒有送回原來的家,但是打算找個好家庭領養飛安。

  恩英告訴浩邱絕對不能把孩子送回去,浩邱問恩英如果讓她重新見到孩子是不是可以聽自己的話,見恩英點頭答應,浩邱把飛安帶了出來。

  42

  浩邱和恩英帶著飛安回到了家,珍順生氣地讓她把飛安送回去。恩英表示自己會聽從珍順的話,懇求她不要把孩子送回去,珍順讓恩英答應不再去想飛安。

  娜京在枕頭裏發現了符咒,她告訴愛淑自己不能懷孕,申女士和正宇也早就知道,愛淑聽後震驚。

  43

  民載對娜京說自己知道她過得並不幸福,表示自己會讓娜京幸福。娜京告訴他至今為止都是民載提出的分手,但是現在自己決定和他分手。

  恩英帶著飛安來到小兒精神科,醫生告訴她飛安仍有不安感和恐懼感,需要長時間的關愛。醫生問恩英和飛安是什麼關係,恩英回答說是孩子的媽媽。

  44

  娜京告訴申女士以前的婆婆知道自己嫁到這裏的事情,申女士說世上的人都知道娜京是自己的兒媳婦,只要她小心的話不會出問題。

  恩英帶著亨宇回到家,在那裏看到了飛安,看著恩英溫柔地擁抱飛安,亨宇露出不快的表情。

  45

  恩英教亨宇怎麼煮面,這時寶英打來電話,恩英跑出去接電話,這時亨宇不小心燙傷手。申女士來到亨宇的房間,看到亨宇默默地望著死掉的魚,她告訴亨宇要放走死去的魚。亨宇想起恩英流著淚說讓亨宇放走自己的話,強烈地表示不願意

  46

  申女士問恩英最近一段時間她總回娘家的理由,恩英回答說飛安身體不適,加上孩子跟自己很親,所以常回家看看。申女士告訴她飛安的年齡和自己過去死去的孩子差不多,對恩英表示了理解。朴女士在百貨店遇到正宇,問他對娜京有多少瞭解。看著正宇露出詫異的表情,朴女士說也許娜京有著正宇不知道的天大的秘密。

  47

  恩英帶著飛安回到家,珍順生氣地告訴她要搬到離恩英遠的地方。恩英聽後表示自己現在絕不會離開飛安,如果可以想和飛安一起生活。

  炫佑告訴正宇娜京以前有過一次婚姻,雖然沒有註冊結婚,但是舉行過婚禮並去度過蜜月旅行,正宇聽後大吃一驚,喝醉後來找申女士。

  48

  申女士問娜京正宇怎麼知道的事實,娜京回答說過去的婆婆見過正宇,申女士讓娜京去求正宇,告訴她在正宇找回冷靜之前一定要忍受。

  浩邱和珍順商量後讓恩英離婚,恩英聽後大吃一驚,珍順告訴她如果一定要選擇,恩英應該選擇孩子。

  49

  浩邱瞭解了恩英對飛安的感情後,再次提出自己來領養飛安,但是珍順告訴他已經太晚,現在恩英不能沒有飛安。

  50

  恩英給飛安和亨宇展示幼稚教育韓文板,給兩個人教韓文,看著亨宇和飛安開心地在一起的樣子,恩英露出了喜悅之情。恩英鼓足勇氣對申女士表示想領養飛安做自己和亨宇的孩子。

51

  娜京拿著離婚書來找正宇,她告訴正宇雖然自己很愛他,也不想和他分手,但是選擇權在正宇手中,正宇聽後憤怒地把離婚書揉成了一團。

  申女士在桌子上看到記下關于領養孩子的內容的紙,她告訴恩英和亨宇一起去一趟醫院。恩英請求申女士再考慮一下飛安的事情,但是申女士堅持要找醫院。

  52

  娜京來找珠英表示出想要孩子的想法,珠英告訴她幾乎沒有懷孕的可能性,但是娜京表示即使這樣也想試一下。恩英和亨宇、飛安一起來到醫院,醫生問她飛安的病名。恩英告訴醫生沒有做過精密的檢查,醫生表示與一般的自閉症狀不同,勸恩英讓飛安做一次檢查。

  53

  恩英讓洪振不要做開車的工作,洪英和寶英表示不解,恩英態度強硬地告訴他們不想和家人聯繫在一起。

  恩英和亨宇來到申女士介紹的醫院,恩英沒有做檢查就出來。申女士問她檢查是不是很痛苦,恩英欲說出實情,在一旁的安秘書說可能是因為身體太累。

  54

  洪振拿著辭職信來找正宇,正宇告訴他不要誤會。恩英和亨宇沒有去醫院,在廚房裏和飛安一起做包子,申女士怒視著他們,隨後把餐桌上的材料全部扔到了地上。驚嚇的飛安渾身發抖,亨宇同樣驚呆住。

  55

  申女士告訴恩英即使她認為亨宇很難好起來而想到領養,也決不能領養飛安,她表示希望亨宇的孩子是一個開朗、健康的孩子,恩英回答說飛安也有獲得親情的資格,請求申女士重新考慮一下。

  正宇找到黃正邱問起飛安的事情,黃正邱告訴他自己也是領養的飛安,還說出珍順每個月匯來20萬的事情,正宇聽後大吃一驚

  56

  正宇讓手下的人給恩英打電話問起飛安,恩英回答說自己是飛安的生母,正宇聽後大吃一驚。正宇在和飛安吃飯的時候偷偷拿走他的頭髮,之後委託DNA檢查機構進行檢查。正宇顫抖著打開檢查結果。

  57

  正宇去找恩英確認事實,恩英否認這是事實,隨後表示自己決定領養飛安,正宇大聲地表示不能這麼做。申女士深思後表示先以委託的形式和飛安一起生活一個月。恩英邊收拾飛安的房間邊露出幸福的表情。正宇知道後來找申女士,告訴她絕對不能領養飛安。

  58

  恩英在申女士的家裏看到正宇和飛安在一起的一幕,她告訴正宇以後不要再接近飛安,正宇聽後表情僵硬地走了出來,隨後給黃正邱打電話。民載送給娜京生日禮物,娜京發短信告訴他雖然希望每年都能收到生日禮物,但是今年可能是最後一次,民載看後不禁傷心。

  59

  恩英聽到領養飛安需要領養申請書和監護人的同意的話後露出失望的表情,她給黃正邱打電話表示要見面。飛安央求亨宇陪自己一起畫畫,但是亨宇表示要看報紙,只顧埋頭看報紙。飛安無聊地四處摸著房間裏的東西,看到桌子上的魚缸便伸手過去,不料不小心滑倒把魚缸打碎,飛安和亨宇兩個人露出驚恐的表情。

  60

  恩英剛從座位上起身,看到黃正邱就在眼前不禁露出吃驚的表情,所有的人都感到詫異,只有正宇露出淡淡的表情,他和黃正邱交換著眼神。這時黃正邱走近恩英,正宇露出意想不到的表情,飛安看到黃正邱後突然渾身顫抖,只有亨宇發現了飛安的異狀,來回看著飛安和黃正邱。

61

  正宇給英國的朋友打電話,拜託他在孩子適應寄宿學校生活之前好好照顧他。黃正邱假裝送快遞來到恩英的家,正從廚房出來的亨宇認出黃正邱,他急忙用手遮住從後面跟出來的飛安的眼睛。

  62

  黃正邱再次來找恩英,把裝有錢的信封還給恩英,告訴她自己不能賣掉兒子,正巧申女士看到了這一幕,她表情僵硬地讓司機開車。恩英來找正宇,拜託他借3億韓元,正宇似乎猜到恩英會來找自己,表示自己可以立刻給她錢,讓恩英帶著飛安離開這裏。

  63

  恩英知道了一切都是正宇的指使,於是來找正宇大吵一架,正巧被申女士看到,申女士把兩個人叫過來問起緣由。正宇帶著飛安暫時住在自己的家裏,他看著入睡的飛安,眼眶不禁濕潤起來。

  64

  申女士收到一個裝有錄音帶的包裹,裏面錄著恩英生下飛安並拋棄的內容,申女士聽後大吃一驚。申女士把正宇叫過來問起錄音帶的事情,正宇堅決否認,申女士告訴正宇不論離婚還是領養,一切都還沒有決定。

  65

  恩英從申女士的家走了出來,她心情複雜地回頭看房子,這時亨宇出現攔住她,恩英看著亨宇心情難過。恩英回到家後,珍順告訴她現在沒有可再害怕的事情,讓飛安叫恩英媽媽

  66

  亨宇來恩英的家裏找她,申女士知道後立刻來找亨宇,她生氣地指責恩英隱瞞自己和亨宇想領養自己的親生兒子。申女士見亨宇拒絕跟自己回家,問他以後是不是不想當媽媽的兒子,亨宇猶豫後回答說是。

  67

  申女士在家庭會議上宣佈收養飛安做亨宇的孩子,正宇告訴恩英自己不能接受飛安成為自己的侄子。正宇聽到黃正邱帶走飛安的消息後,以為事情按照自己的計畫進行,不料黃正邱告訴他如果拿來原先三倍的錢就把飛安交給正宇。

  68

  滿身是血的黃正邱倒在申女士的家門前,恩英看到後尋找飛安,黃正邱告訴恩英指示自己綁架飛安的人就是正宇。恩英急忙給正宇打電話,但是手機關機,恩英給娜京打電話,聽到正宇去英國的消息後急忙跑到機場。

  69

  恩英戴上過去正宇送給自己的項鏈來到正宇的家,讓正宇發誓不再帶走飛安。娜京在門外叫恩英,恩英和正宇不禁緊張起來,恩英鎮靜地要打開房門走出去,這時正宇突然把項鏈拽了下來,恩英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大吃一驚,這時娜京推門而進。

  70

  娜京從撕掉的照片上知道了恩英就是正宇過去女人的事情,娜京給父親打電話,拜託他徹底搞垮正宇。娜京把照片復原後給申女士打電話,告訴她自己有樣東西要給申女士看。

71

  娜京在申女士的家中看到恩英、亨宇和飛安幸福的樣子,回來的時候恩英送給娜京一束花,娜京走出門外後把花扔在地上。正宇接到宋律師因交通事故性命危機的消息後跑到醫院,宋律師告訴他正宇父親的死是申女士一手策劃的陰謀,正宇聽後震驚。

72

  精神科教授告訴恩英飛安可能不是先天性自閉症,提議讓飛安接受檢查。娜京把恩英叫過來,故意把恩英過去送給正宇的衣服拿給她看,還告訴恩英這些都是正宇的情婦買的衣服,並把自己懷孕的事情也告訴了恩英。

73

  申女士告訴恩英去辦理領養飛安的手續,恩英含著淚向她道謝,申女士告訴恩英領養飛安並不代表放棄亨宇的親骨肉。大夫告訴恩英亨宇是後天性障礙症,想著亨宇有可能會好起來,恩英的心情不禁愉悅起來,她迫不及待地把這個事情告訴了申女士。

74

  浩邱來找申女士表示絕對不能領養,申女士問其理由,浩邱回答說飛安的生父好像還活著,這樣對亨宇不公平。正宇給恩英打電話,說自己已經累了,讓恩英好好撫養飛安。隨後正宇表示想最後和飛安一起吃飯,恩英聽後答應下來。

75

  申女士看到恩英和飛安、東勳開心地在一起,忍不住發怒。申女士回到家後拿起恩英和亨宇的結婚照要摔在地上,亨宇見狀表示這是他們的照片,把它重新掛在原來的地方。恩英懷疑正宇從中作梗不讓自己和黃正邱見面,正宇告訴她再也不想做出對不起娜京腹中的孩子的事情。

76

  娜京為正宇的過去而憤怒,正宇告訴她只是一瞬間的玩火,還說自己已經忘記了那個女人的長相。正宇告訴恩英已經找到黃正邱,於是恩英來到公園,在那裏遇到了東勳。東勳看到恩英在寒冷的天氣中瑟瑟發抖,於是脫下外衣給恩英披上,有人偷偷把這一幕拍了下來。

77

  申女士問恩英飛安的生父是不是真的已經死去,恩英顫抖著說沒有,申女士告訴恩英就當沒有領養一事。信宇聽到了恩英和正宇的對話後大吃一驚,她來找申女士說出兩個人並不是簡單的關係而已。

78

  正宇告訴申女士恩英和自己的朋友離婚後,一氣之下才和亨宇結婚,申女士告訴他如果欺騙了自己就不會放過他,正宇表示自己沒有必要再隱瞞。浩邱告訴恩英如果不是自己被別人騙,恩英就不會有這樣的遭遇,恩英告訴他自己不後悔選擇了亨宇。

79

  申女士與東勳見面,東勳把自己的恩英之間的關係詳細告訴了她,讓申女士把恩英還給自己,申女士生氣地趕走東勳。正宇勸申女士讓恩英離婚,申女士告訴他如果沒有恩英,亨宇就會死去。飛安在喂魚的時候發現魚全部死掉,亨宇看到後大吃一驚,說自己不喜歡飛安。

80

  恩英拿著為觀察亨宇的舉動而準備的攝像機來到醫院,卻在攝像機裏看到申女士反常的舉動。恩英告訴申女士不明白飛安為什麼要殺掉魚,申女士說可能是因為無聊,恩英表示世界上沒有因為無聊就殺死魚的孩子。

81

  恩英知道了正宇利用一個叫河東勳的人來欺騙自己的事情,恩英流著淚告訴正宇自己可以放棄領養,但在亨宇病癒之前不會離婚。愛淑假裝不在乎地問洪振恩英是不是飛安的生母,洪振誤以為愛淑知道一切,把真相全部說了出來。

82

  娜京問正宇飛安是不是真的是河東勳的兒子,見正宇回答說是,娜京憤怒得說出話來。娜京和飛安一起去看電影,出來的時候故意鬆開了飛安的手。回到家後娜京感到自責,最終跑出去尋找飛安。

83

  正宇和恩英在派出所找到飛安,飛安說是娜京鬆開了自己的手,正宇和恩英聽後大吃一驚。恩英安慰飛安說他誤會了娜京。娜京把和恩英丟失的戒指一模一樣的戒指拿給娜京,告訴她不要再讓申女士失望。

84

  申女士問恩英找沒找到戒指,恩英拿出娜京給的戒指,申女士表示等到恩英懷上孩子的時候就把戒指還給她。保姆在打掃衛生的時候發現了恩英的戒指,申女士拿出恩英給的戒指對比後說不出話來。

85

  恩英告訴亨宇申女士不是壞人,自己才是壞人,亨宇反復說恩英不是壞人,恩英流著淚對他訴苦,亨宇慢慢地替她擦眼淚。正宇知道東勳違背自己的指示,於是派炫佑調查東勳和什麼人做了交易。

86

  恩英對申女士突然給亨宇找了家庭老師的事情感到詫異,申女士告訴她家務活也很多,讓恩英多幫助老師。妍熙努力地要和亨宇親近,但亨宇的態度冷淡。

87

  見亨宇對妍熙的積極態度沒有反應,申女士問恩英是不是教育亨宇不要看別的女人。恩英聽到正宇和飛安在一起的消息後跑了過去,娜京在背後露出了狠毒的表情。

88

娜京在車裏怒視著申女士的家,見恩英走了出來,立刻踩上油門,在撞到恩英的瞬間停了下來。娜京對恩英說因為是朋友的車自己不太熟悉,所以才會失誤。東勳感到有人跟蹤自己,於是給娜京打電話,娜京讓他按照自己的話去做。

89

  一群男人在家門口綁架了恩英,亨宇看到後跑到麵包車前,緊緊抓住恩英的手,亨宇的手被車門夾住,車門沒有關上就開了起來。申女士知道後對恩英說從開始她就不應該呆在亨宇的身邊,拜託恩英讓亨宇對宋老師產生感情。

90

  恩英來到別墅找飛安,娜京狠狠地注視著恩英。恩英找到飛安後帶他走出去,這時娜京拽住了恩英。娜京告訴愛淑孩子流產的事情,愛淑聽到後大吃一驚,娜京說一切都是因為恩英。

91

  娜京告訴正宇真正可憐的人不是恩英而是自己,她難過地讓正宇把一切恢復到過去的樣子。愛淑生氣地讓恩英把孫子還給自己。申女士問恩英事情的經過,恩英告訴她是失誤。

92

  娜京告訴正宇自己要撫養飛安,正宇聽後大吃一驚,並表示絕對不可以,娜京冷冷地說原以為正宇聽到後會高興起來。申女士告訴娜京恩英寫下放棄財產的保證書,娜京聽後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申女士見狀表示要拿給她看,不料保證書卻不翼而飛。

93

  娜京告訴恩英讓她也嘗一下自己的痛苦,自己會帶走飛安,恩英表示絕對不可以。信宇聽到恩英和娜京的通話後大吃一驚,她大聲地問飛安到底是誰的孩子,知道了正宇就是孩子的父親的事情。

94

  亨宇和妍熙一起來找飛安,飛安撲上去說想念亨宇,亨宇抱著飛安露出悲傷的表情。申女士在大街上發現河東勳,東勳告訴她正宇是自己的客戶,自己是第一次見到恩英,申女士聽後震驚。

95

  正宇從申女士的抽屜裏拿出文件的時候被亨宇看到,申女士知道正宇翻了檔的事情,她問亨宇看沒看到過正宇,但亨宇只是反復地說正宇是亨宇的哥哥。

96

  信宇問娜京能不能在一旁看著恩英,娜京表情僵硬地反問她是不是讓自己就這樣忍氣吞聲。妍熙照娜京的指示把錄有申女士的帶子放進裏屋,這時被恩英撞見。恩英預感到所有的事情都和娜京有關,於是來找娜京告訴她不要碰亨宇和飛安。

97

  正宇對娜京說出所有事實,告訴她申女士不會善罷甘休,隨後說出自己需要丈人手中的股份,但娜京告訴她把飛安帶回來。從百貨店社長的位置解聘的正宇追趕正在回家的申女士,在安秘書下車買藥的時候迅速上車。

98

  正宇帶著申女士來到父親的墓地前,讓申女士在父親面前懺悔,但申女士告訴他該接受道歉的人是自己。正宇望著親密地玩在一起的亨宇和飛安,眼中露出悲傷的表情。

99

  恩英知道了亨宇和妍熙去見飛安的事情,她讓妍熙離開這裏,妍熙看到申女士走了進來,故意大哭起來。正宇告訴恩英從現在開始自己和她沒有任何關係,條件是要帶走飛安。

100

  正宇把自己就是飛安生父的事情告訴了申女士,看著表情僵硬的申女士,正宇告訴她如果因此亨宇變得不幸的話,這一切都是申女士的責任。信宇告訴申女士不能感情用事,申女士表示自己會解決,信宇看著申女士突然感到恐懼。

101

  申女士讓恩英離開家,恩英求她再給自己一點時間。信宇看著申女士的態度,告訴她要替亨宇想一想,給恩英和亨宇一點時間準備分手。恩英在亨宇面前表現出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樣子,這讓恩英感到無比痛苦。恩英接到一個畫家的電話,對方表示想接受亨宇做學生。

102

  娜京在恩英面前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了亨宇,看到亨宇露出無關心的舉動,感到憤怒的娜京大聲地說要讓亨宇明白自己所說的話。恩英收拾行李準備離開,亨宇強忍住淚水望著離開的恩英。

娜京在車裏怒視著申女士的家,見恩英走了出來,立刻踩上油門,在撞到恩英的瞬間停了下來。娜京對恩英說因為是朋友的車自己不太熟悉,所以才會失誤。東勳感到有人跟蹤自己,於是給娜京打電話,娜京讓他按照自己的話去做。

103

  申女士看到亨宇露出燦爛的表情,感到心情複雜,於是把韓院長叫到家裏,亨宇告訴她自己正在和自己鬥爭。亨宇怒視著和飛安在一起的正宇,瘋狂地抓住正宇的領子。

104

  信宇告訴正宇亨宇自從見到恩英和飛安後才開始重生,是他再次殺死了亨宇。正宇告訴娜京亨宇不再是過去的亨宇,提議不要收養飛安。恩英和亨宇來到法院辦理離婚手續,面對是否離婚的提問,兩個人回答說是。

105

  申女士把妍熙叫到家裏,信宇看到後讓妍熙立刻離開,不要妄想住在這裏。正宇想找亨宇談話,卻被亨宇用力甩開。

106

  申女士看到亨宇說不出話來,於是來找韓院長,韓院長告訴她亨宇在嚴重的心理衝擊下出現了轉換障礙症狀,。亨宇在噩夢中驚醒過來,申女士心痛地看著他,說不出話的亨宇難過地流下眼淚。

107

  恩英來填出生申請表,想到飛安成為自己的兒子,忍不住露出了微笑。申女士看到亨宇的衣服被染色,信宇告訴她自己和亨宇去學畫畫,申女士聽後讓妍熙陪亨宇去。

108

  娜京把上次申女士讓自己更換的文件遞給申女士,申女士告訴她洪會長和此事也有關聯,娜京聽後表示沒有關係。信宇給恩英打電話說現在能拯救哥哥的人只有恩英。

109

  信宇帶著恩英和飛安來家裏見亨宇,不料被突然回家的申女士發現,申女士憤怒地摑信宇的耳光。恩英收到飛安的撫養人的訴訟狀,感到憤怒的她全身發抖起來。

110

  恩英給正宇打電話,正宇告訴她要不就放棄,要不就用法律來解決,說完掛了電話。亨宇看著畫中開心微笑的恩英,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申女士心痛地擁抱亨宇。

111

  恩英聽到自己被人偷拍的畫面被正宇作為證據提交到法院的消息後大感冤枉,終於忍不住流下了眼淚。恩英在回家的路上發現正望著自己的亨宇,亨宇靜靜地走到恩英身邊,心情煩躁的恩英忍不住向亨宇吼了起來。

112

  珍順知道正宇是飛安的生父後大吃一驚,想到恩英過去所受的痛苦,珍順暗自流下眼淚。

  正宇努力地想親近飛安,但飛安讓他把自己送到亨宇那裏。

113

  信宇向民載表白了愛意,並告訴民載他過去的感情違背了道德倫理,民載聽後生氣地轉身離去。申女士告訴亨宇以後不要再去找恩英和飛安,亨宇回答說自己以後不當飛安的哥哥。

114

  亨宇說飛安是自己的兒子,並把他帶回了家。申女士讓亨宇趕快把飛安送回去,亨宇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她。被雷電驚醒的飛安跑到申女士的床上,申女士似乎看到小時候的亨宇,她緊緊擁抱飛安。

115

  娜京約恩英見面,趁恩英給自己倒咖啡,娜京拿著恩英的手機要偷偷發短信,正巧被恩英看到。正宇派人去申女士的家帶走飛安,亨宇拼命追趕車,但飛安最終仍被人帶走。

116

  正宇派人帶走飛安,申女士聽到亨宇被挨打的事情後大怒,她來到正宇的家狠狠摑他的耳光。申女士問恩英她說的只要找到飛安就離開的話是否還有效,見恩英點頭,申女士讓恩英重新搬回來。

117

  信宇來找正宇,正當兩個人談話的時候信宇的手機響起,娜京要幫信宇接電話的時候突然看到是民載的號碼後吃驚。娜京來公司找民載,民載吃驚地要拉著娜京出去,娜京掙紮著甩開民載的手,被正買著食物進來的信宇撞見。

118

  娜京讓民載立刻辭掉信宇,民載回答說自己的工作和娜京沒有任何關聯,娜京告訴他如果把信宇和民載聯繫起來的話就會有關聯。曾經詐騙過浩邱的春植來找正宇,正宇想利用他和申女士見面。春植把正宇和申女士的談話錄音給申女士聽,申女士聽後勃然大怒。

119

  恩英和亨宇來到畫室,對亨宇的畫感到不滿意的冠佑一直讓亨宇重新畫。最後冠佑讓亨宇畫愛情,亨宇畫了一個沒有空間的畫,回答說愛情是全部。正宇要讓恩英和春植見面,但申女士搶先報警抓住了春植。正宇告訴恩英浩邱被詐騙和恩英嫁給亨宇都由申女士一手策劃。

120

  正宇告訴員警自己的孩子被關在申女士家中,員警來到申女士的家,恩英看到後告訴員警媽媽正在帶著孩子。恩英告訴珍順決定重新搬到申女士的家,珍順極力阻止,但恩英告訴她自己已經愛上了亨宇。

121

  娜京從妍熙那裏知道恩英重新搬回來的事情,她來找恩英讓她改變想法,表示恩英和申女士絕對不能要回飛安。正宇告訴浩邱自己是飛安的生父,浩邱憤怒地讓正宇不要出現在眼前,之後給恩英打電話問起飛安的生父。

122

  恩英聽到正宇向浩邱說出真相後急忙回到家,她流著淚請求浩邱的原諒。浩邱讓恩英立刻帶著飛安離開申女士的家,恩英懇求他再等一等,浩邱一怒之下要揮手打恩英,這時亨宇向前擋住了浩邱。

123

  正宇追問娜京為什麼瞞住自己流產的事情,娜京告訴他恩英和正宇兩個人殺死了孩子。娜京把偷拍申女士的帶子遞給她,表示只要不是飛安的問題,自己不會違背申女士的意願,申女士聽後把帶子放進果汁裏。

124

  娜京告訴正宇除了他們兩個人其餘的人都站在恩英那一邊,告訴他不要因為憐憫而壞了大事。正宇讓亨宇帶著飛安出來,之後三個人一起來到馬場。正宇和飛安兩個人開心地騎著馬,飛安對不敢騎馬的亨宇說爸爸是膽小鬼,亨宇聽後艱難地爬上了馬背。

125

  飛安聽到申女士要去醫院檢查身體的話,他把玩具送給她,告訴申女士在醫院裏無聊的時候可以玩,申女士看到後慈祥地望著飛安。正宇帶著亨宇和飛安又去騎自行車,看著飛安和正宇開心地騎自行車,亨宇為自己不能陪飛安玩而感到失落

126

娜京把自己和正宇離婚的消息告訴了恩英 恩英聽後震驚不已 娜京把檔拿出來給她看 告訴恩英自己想聽她的道歉。愛淑為正宇離婚的事情來找恩英 正宇把取消訴訟的同意書拿給恩英看 表示只要恩英蓋章就生效 隨即告訴恩英想讓愛淑和飛安一起呆幾天

 127

正宇帶著飛安回到家,愛淑問他申女士會不會找上門 正宇告訴她法院下了禁止接近的判決 叫她不要再擔心。隨後愛淑看到拿著皮箱走出來的娜京,不禁大吃一驚 恩英知道自己被正宇和娜京上當的事情後找他們質問 無力地回到家的恩英懇求申女士幫自己打垮娜京

128

亨宇來找飛安要給他看畫 被正宇攔住 亨宇對正宇說他承認過飛安是自己的兒子 正宇表示自己欺騙了他。娜京把錢和機票送到民載那裏,生氣的民載告訴娜京如果她的丈夫同意的話就可以考慮 隨後氣衝衝地來找正宇

129

娜京和來找正宇的民載吵了起來 正巧被炫佑看到 炫佑走進辦公室問正宇兩個人是不是認識 正宇聽後不禁怔住 女士找到娜京的前夫基榮 她問基榮對娜京和正宇的離婚怎麼考慮

130

正宇來找民載提起娜京 民載聽後表情僵硬 正宇問他什麼時候認識的娜京 民載告訴他是大學同窗 因為突然相遇所以彼此都覺得吃驚 亨宇問安秘書怎麼做才能成為好爸爸 安秘書告訴他亨宇是自己見過的爸爸當中最愛孩子的好爸爸

131

娜京告訴基英不要做出後悔的舉動 基英回答說以前娜京就瞧不起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有人把兩個人在一起的一幕拍了下來 正宇和娜京、亨宇、恩英在法院相遇 娜京告訴亨宇他和別人不同 需要有人照顧 誰會把孩子託付給這樣的人 亨宇聽後驚呆

132

恩英把娜京和基英的結婚照給她看 吃驚的娜京把照片撕掉 恩英告訴她這是從她身上學到的 亨宇問冠佑怎麼做才能和別人一樣 比哥哥正宇賺更多的錢 冠佑強忍住傷心 開玩笑地告訴他世界上沒有一模一樣的人

133

娜京從發給正宇的信封裏發現自己過去的結婚照 她給恩英打電話質問 恩英知道照片是申女士寄出的事情後問她原因 女士告訴她絕對不會原諒傷害亨宇的人 娜京為了威脅申女士決定利用父親洪會長 女士和基英聯絡 安排正宇目睹基英和娜京在一起的一幕

134

娜京告訴正宇自己和飛安、正宇三人可以組成幸福的家庭 正宇反問她是不是真正的夫妻 正在清掃的亨宇與把口香糖吐在地上的男人發生爭執 生氣的男人抓住亨宇的衣領 正巧電梯門打開 娜京和愛淑、飛安從裏面走了出來

135

正宇告訴亨宇飛安已經忘掉了他 讓他趕快回家 亨宇告訴申女士要比正宇賺更多的錢 女士帶著他到百貨店上班 女士告訴亨宇他是這裏的主人 正宇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136

娜京和基英的婚紗照到了愛淑的手裏 感到被欺騙的愛淑大怒 娜京來找申女士 女士告訴她要看一看她到底能堅持多久 亨宇在家門口遇到飛安 他把自行車推出來 騎著車圍繞在飛安的周圍 飛安笑著向他伸出大拇指

137

洪會長知道了正宇在和娜京結婚前有過孩子的事情 他告訴正宇要帶著娜京離開 娜京告訴父親這是在毀掉自己的人生 表示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家庭破碎 妍熙受娜京的指示偷申女士的記事本的時候被恩英發現 恩英拿著記事本約娜京見面

138

洪律師為沒有關鍵證據而感到頭疼 恩英突然想起娜京在電影院故意丟掉飛安的事情 於是去查看監控視頻 飛安在電梯裏遇到亨宇 這時電梯突然停止運行

139

維修人員急忙趕來維修電梯 電梯門終於打開 人們看到飛安和亨宇緊抱在一起睡著 安秘書為自己隱瞞亨宇舉動一事向申女士提交辭呈 女士問他隱瞞的原因 安秘書回答說希望亨宇能幸福

140

女士讓恩英重新做自己的兒媳婦 但恩英告訴她因為與正宇的關係 自己雖然愛著亨宇 但是不能和他在一起 正宇決定帶著飛安去英國

141

正宇利用娜京找回孩子 之後向她提出了分手 恩英和正宇再次站在法庭上 娜京向法官陳述自己在電影院裏丟失了飛安

142

娜京把離婚協議書遞給正宇 告訴他自己是因為正宇的背叛才作出那些舉動 隨後又把裝有股份的信封遞給他 讓他從離婚協議書和股份中作出選擇 亨宇想為申女士畫畫 但始終無法畫出申女士

143

正宇查出父親的死與申女士和丈人洪會長有關 信宇的同事妍秀到信宇家附近拍照 隨後來到申女士的家 妍秀在信宇的相冊裏發現娜京和信宇的合影後大吃一驚

144

女士告訴珍順想領養飛安 珍順和恩英想到正宇 都表示反對 亨宇表示恩英是自己的妻子 飛安也是自己的兒子 亨宇告訴恩英自己如果沒有她就會感到很難過 為什麼恩英卻總是想離開自己 恩英聽後流著眼淚說不出話來

145

女士讓信宇帶民載回家 娜京拿著飛安的行李來到申女士家 正巧在那裏遇到了民載 亨宇帶著盒飯來醫院看浩邱 隨後趕到的申女士讓亨宇和恩英吃飯 說完陰森地看著浩邱的輸氧器

146

女士指示安秘書去調查車民載 知道了民載和娜京曾是戀人的事情 她回憶起過去娜京看到民載後慌張的表情 不禁表情僵硬 正在和飛安一起玩的亨宇發現了正宇 亨宇想起了過去的自己 於是抱著飛安走到陽臺

147

信宇知道民載過去的戀人就是娜京的事情後難過不已 信宇找到娜京告訴她不要再出現在自己的男友面前 從外面回來的恩英被人問起在她家門前暈倒的男人的情況 恩英聽後大吃一驚

148

女士看到浩邱的手動了一下 她問韓院長浩邱是不是要醒過來了 韓院長告訴她這只是自然的神經反應 並不代表好轉 恩英來找孔春植確認事實 問他認不認識申女士 春植告訴她是申女士安排了欺詐浩邱的事情

149

知道所有真相的恩英來質問申女士 告訴她亨宇變成這樣也都是因為申女士 女士大喊著讓恩英出去 恩英和飛安離開後 難過的亨宇想起了過去申女士對自己做的一系列舉動 女士抓住要拿著行李離開家的亨宇

150

女士知道亨宇在畫室後來找他 亨宇一看到申女士就起身離開 冠佑把一張猙獰表情的畫給申女士看 告訴她這是亨宇畫的母親像 想念亨宇的申女士抬頭望著工作室 正巧走到外面的亨宇一看到她像見了鬼一樣逃跑

151

恩英勸亨宇回家 但亨宇仍執著地等著她 恩英在深夜出來後發現呻吟的亨宇 女士告訴正宇現在飛安和恩英成為真正的家人住在一起 吃驚的正宇來到三個人生活的房子 恩英拜託正宇等到亨宇治癒為止 正宇讓恩英帶著亨宇去沒有人知道的地方 但是絕對不能帶走飛安

152

女士從恩英的家裏帶走飛安 回到家後給恩英打電話 恩英急忙跑到申女士的家 女士讓恩英回來 但恩英堅決表示不會 女士告訴她要不就回來和亨宇在一起 要不就把亨宇帶回家後和飛安一起離開 讓恩英做出決定

153

亨宇聽到申女士砸了恩英家的店 還不讓恩英去醫院的事情後來找申女士 女士告訴他如果是為了恩英就趕快回來 亨宇一邊把頭撞在牆上一邊說自己因為媽媽而更痛苦

154

繼亨宇之後信宇也離開了家 讓申女士更加感到痛苦 信宇告訴亨宇以後也要像現在這樣先想著自己的幸福 說完擁抱了亨宇 亨宇把戒指遞給恩英 向她表白了愛意

155

女士告訴恩英是她讓自己母子分開 吃驚的恩英告訴申女士該放開亨宇的時候了 女士聽後憤怒地推開恩英 亨宇看到後欲阻止兩個人 卻不小心從陽臺掉了下來 韓院長告訴恩英如果亨宇恢復緩慢 有可能會有危險 女士在打擊之下記不起亨宇的事故。

156

洪會長告訴娜京如果她和正宇離婚並同意去美國的話 自己來處理一切事情 但是娜京告訴他自己還愛著正宇 亨宇突然開始呼吸困難 大吃一驚的申女士告訴韓院長如果需要錢可以把百貨店送給他 如果需要臟器就拿出自己的一切 讓他無論如何也要救亨宇

157

女士想從醫院趕走恩英 珍順看到申女士陰森的表情 拉著恩英要離開 恩英告訴珍順亨宇是為了救自己才遭到事故 珍順不瞭解失去深愛的人的痛苦 計畫失敗的正宇開始自暴自棄 他來找飛安 一整天陪他一起玩遊戲

158

正宇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亨宇 流著淚告訴他如果想當飛安的爸爸 就趕快好起來和自己正式較量 韓院長告訴恩英亨宇的情況非常不好 只能用人工呼吸器來維持生命 正巧聽到的申女士臉色煞白地蹲在地上

159

女士告訴恩英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真心向她道歉 隨後申女士把亨宇準備求婚的戒指拿出來 拜託恩英接受亨宇 女士精心打扮之後來看亨宇 她慈祥地撫摸著亨宇的頭髮 過一會兒在亨宇的身邊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創作者介紹

小丸子購物商城

r388r388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